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追风者》:魏若来,才是七宝街的悲剧之源!

时间:04-02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73

《追风者》:魏若来,才是七宝街的悲剧之源!

七宝街的所有悲剧,除开小人物不可抗力由战争而引发的悲剧以外,更多的悲剧,来源于魏若来。魏若来的觉醒过程,就是他进入央行以后,只不过,有太多人为他的觉醒付出了代价。说魏若来是七宝街的悲剧之源,是因为有为青年魏若来与七宝街的整体认知差异太大,这种差异本身就会埋藏着悲剧的引子。当然,真正的老百姓的悲剧,并不是一个小小的央行职员魏若来能够操控的,一切也不因他而起,但说他是七宝街的悲剧源头,是有原因的。魏若来租住在七宝街周姨的一间阁楼里,随哥哥一起来到上海,他在立信会计学校上了一年半的夜校,立志进央行,为国家金融事业做贡献。刚好从德国学成归国的金融专家沈图南任央行的新顾问,魏若来以理智的头脑举止和超人的记忆力而胜出,成了沈图南特聘的私人助理。魏若来住在七宝街上,算是高知了,又成功进了央行工作,更是跨入了上流阶层,跟七宝街完全不搭界了。魏若来的薪水没多久就从一个月15元涨到了50元。要知道,沈图南带魏若来去做了三套高档西服、三双皮革、三条领带,一共加起来才60元。周姨炒股一次亏掉了156元,气昏掉,那是她可以吃一年的钱了。魏若来的月薪就是50元,年薪达到600元,是周姨这个包租婆可以吃四年了,况且周姨的生活还算不错的,就更别提那些租住在七宝街上和租周姨房子的底层人了,魏若来的年薪或许是他们十年也赚不来的。魏若来以现在的水平还租住在七宝街,虽然亲和,但却并不合适了。人应该在不同的阶段,不同的境遇,做适宜身份的事,不是端着或傲骄,而是差异所带来的麻烦和矛盾,不让别人误会,也不让自己为难。显然,魏若来继续租住在七宝街,就是一个错误,也是七宝街悲剧的来源。魏若来在央行上班,还是沈图南的助理,知道太多的内幕消息,不能透露,却不代表别人不惦记。周姨经常向魏若来打听内幕消息,就想搞投机大赚一笔。其他人看着眼红,也想学周姨,或者想从魏若来这儿打听到一点点的消息,于是就想着如何搞投机,赚快钱,好让自己从苦力中解脱出来。这种心理就是在暗示穷人走不劳而获的捷径,看到有人赚钱体面轻松,谁都会眼红羡慕。更何况,在七宝街出了一个魏若来,跟大家一直打得火热,大家不只是信任他,还仰慕他,这种心理暗示,是对魏若来的充分信任,是他的身份带来的绝对信任。虽然魏若来自己也只是一只羊,而不是狼,但在七宝街人的眼里,魏若来就是一只他们仰望的璀璨之星。魏若来在监狱里认识了仗义的豪哥,他一句话,帮大家赢回了亏损的钱,大家视他为金融才子,相信他的判断,也因此获得了大家的绝对信任。所以在“假币案”发生时,豪哥因为信任魏若来,才会带着一帮兄弟去帮忙拉证物,却也因此被陷害成始作俑者,被打死了几个弟兄,他们的仗义换来的却是魏若来的无能为力。如果不是信任魏若来会给大家带来光明的前途,或能给大家一个公道的社论,他们也不会去冒这个险,一切都是看在魏若来的份上。高层集体颠倒黑白,真相被掩埋,枉死的兄弟成了替罪羊。魏若来的无能为力,却是七宝街兄弟视他为最大能量的高看。就好像魏若来视沈图南为无所不能的恩师一样,沈图南却在神仙打架时,也依然无能为力,有苦难言。在一二八事变之后的灾后重建中,央行受孔家指使发行圈钱的“建设库券”,这本就是一场神仙圈钱的游戏,却包装成冠冕堂皇的理由,掏光民众的口袋,美其名曰:民心可用!只不过,这个“用”,是为他们所用。沈图南被蒙在鼓里,他只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,不以他的抱负与决定而定夺事态的走向。沈图南踌躇满志地第一个购买了十万库券,以示信心,央行员工纷纷率先购买,魏若来当然也在记者会上买了。接下来是一系列的操作,只为锁死购买库券的散户们,还有民营银行家们,目的就是大肆圈钱进孔家的私囊。先将价格炒高,勾起民众的热情和信心,然后在以为继续上涨的预测下,极速下跌,从50涨到98,再跌到40。周姨炒股,这一次当然不会错失机会,又向魏若来打听内幕,魏若来看涨到80。拉黄包车的阿文,一向和魏若来近如亲兄弟,无所不谈。魏若来将很多不对外言的秘密,都会讲给阿文听。在魏若来含冤入狱归来时,不明真相的街坊都躲着他,只有阿文无条件地信任他,热情地拥抱他。阿文视魏若来是知己,也是他欣赏和崇拜的对象。阿文可以舍命掩护魏若来在危难时逃离,这份过命的交情,却又恰恰是阿文致死的根源。阿文踏踏实实地拉黄包车,虽然看着周姨炒股,也从来没有想跟风过,一是没钱,二是根本就没这个想法。投资这个东西,本身就是富人的投机游戏,穷人进场,只能拿命赌。阿文为什么会对这一次的建设库券动心呢?并且在没钱购买的情况下,将自己未来十年的收入全部抵押出去?周姨这一次,甚至将房子都抵押出去了来购买库券。这么疯狂的行为背后,不单单是舆论宣扬的爱国思想,还有对魏若来的绝对信任。因为魏若来自己也买了,央行职员也买了。在60左右时,阿文私下向魏若来打听会看涨多少,魏若来说到80,于是阿文很绝决地去了典当行,在没有什么可抵时,将自己押了出去。七宝街的一群底层人,这一次都下了重注。魏若来在得知此事蹊跷时,就提醒过让大家抛掉。但人性的贪婪,是刻在骨子里的孽根。人会追涨,但很少会止损。更何况,是在看上去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,谁又舍得看着有钱没赚到呢?这样一次轻轻松松可以赚到的钱,或许是他们辛苦好几年干苦力才能赚来的。周姨想好在100时就帮大家全部抛掉,当下是98,还差2块。可偏偏在98时,就开始急剧下跌,猛跌至40,神仙们将底层的人性拿捏得死死的。趁大家还在有所期望,还在发财梦乡时,全部套牢,都别想跑。魏若来问过大家都抛了没有,周姨和大家都骗他说抛了,是因为魏若来已经看到了危机。但是,从未尝到过如此大甜头的底层人,哪里会轻易放过这一次的发财机会,况且,魏若来没有,也不能向大家说明为什么必须抛掉的缘由。大家只当是魏若来做事谨小慎微,事先说只到80,可现在居然涨到了98,涨到100,很容易,到100就抛,一切都在他们的计划和幻想中。人性的幻想,正是他们制造噩梦的机会。阿文输掉了几百个大洋,一辈子靠拉黄包车是无论如何也还不清的。阿文在央行大楼的顶层跳了下去。魏若来劝阿文,说他会帮他还,可阿文说,魏若来也只不过是只羊,不是狼。所有人都对他说会涨,可偏偏他就输得这么彻底,一个从来不玩投资的老实底层人,突然倾其所有地去渗和富人的游戏,一切的认知来源,都是“道听途说”和“别人替自己做决定”,何来稳赢?如果七宝街没有在央行工作的魏若来,那么七宝街人还会如此疯狂地大举投入吗?还会贪婪地倾其所有去购买吗?还会下重注继续看涨不抛吗?显然,这一切的“贪婪”背后的根源,除了人性本身,最大的原因就是魏若来,是他的身份,是他透露出来的消息,是大家对他的绝对信任。可魏若来在阿文死了也不会懂,他就是七宝街的悲剧之源。无论是先前死掉的黄包车兄弟,还是阿文,还有周姨,都是因为魏若来还在七宝街格格不入地住着,因为彼此身份的巨大悬殊后,认知有了巨大差异,所从事的行业和圈层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大家对他的态度和认识也完全不同后,所引发出的「差异悲剧」。其实差异本身就是一个制造悲剧的“祸根”。正如魏若来对沈图南绝对的信任,认为他无所不能,一切都可以搞定,可到头来发现,沈图南却也只能不停地妥协,纵有万千抱负与不甘,也只能认命。魏若来因为信任他,所有才会誓死追随,才会奋勇无畏。可后来他发现现实并非如此,看清了很多无奈之后,他之前所做的一切,居然也都是个笑话和徒劳。这跟七宝街人与魏若来之间的认知,是一样的。魏若来有见底,有觉知,他能够懂得止损,他可以及时辞职;但七宝街的阿文和周姨他们,却没有他这样的认知。魏若来决定离开央行,他的觉醒,却是阿文和七宝街人的生命唤醒了他。面对外界的无能为力,只能选择改变自己,换一条路走,就通了。可七宝街人不懂这些道理,也没有这样的觉知,所以,绝境中,他们只有一条路可走,才能解脱。如果去了央行的魏若来,不再与七宝街有联系,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了?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